Title

Autem vel eum iriure dolor in hendrerit in vulputate velit esse molestie consequat, vel illum dolore eu feugiat nulla facilisis at vero eros et dolore feugait

告急!破产、跑路、自杀,究竟谁在拖垮实体经济?

 ★ 加入企业经营创新社群    

实体经济告急!

去杠杆挤泡沫,这场史无前例的监管风暴,没整垮房地产,却逼的高负债、产能过剩的实体企业完蛋!


2018年起,企业迎来债偿付高峰期。超4300亿公司债压顶,债务违约已规模出现。


金盾董事长周建灿跳楼自杀、盾安集团450亿债务爆雷、数十只债券违约……跑路、自杀、破产,影响千万人命运的大震荡开始了,究竟谁在拖垮实体经济?!




01

倒闭的王老板


因为债务问题,这些天我一直在催促王老板还款。王还算是有教养的老板,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天天电话催促,每次都笑脸面对,从不显露半点不满。他是深圳的大老板,而我只是深圳一家公司的小小职员,身份和地位的落差并没有造成我们俩沟通的障碍,这得感谢他的大度和一直养成的小心翼翼。


每一个看似成功人士背后的凄苦并非其他人能懂。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创业的经验的王老板来说,这个曾经号称中国最开放的城市——深圳,已经让他觉得越来越力不从心。


他是做实业的,主要的客户是国企和上市企业,这要是放到过去,这是非常好的业务。但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当下,这个过去看似很好的业务,却成了他的痛苦来源。


客户的回款越来越慢,账期越来越长, 按照正常的财务算法,原来平均每笔单有36% 的毛利,这是相当不错的行业和收益,但是现在客户的款回不来,账期从原来的一个月一结算,变成现在半年一结算,王老板自己大额垫资,倍感压力。


王老板的公司是生产型企业,有一个近300人的厂子,按照现在深圳的工资水平,加之他的产品技术含量较高,员工待遇自然要好,现在员工的月平均工资6000多元,加上各种保险和公积金,他每个月要承担每个员工7000多元的成本。就人力成本这一项,他每个月的开支超过200万元。外加厂房、电费、水费、税费和各种公关费用,每个月的开支超过400万元。这400万元的费用是不管刮风下雨都得支付的。


可问题是,产品生产出来了,也卖了,但货款却迟迟不得收回。他自己估算了一下,就今年上半年,他已经垫付了三千万的货款。而且根据现在的形势,只有可能越垫越多。这样下去换了谁都受不了。



原本他认为只要自己坚持过了这段艰难的时期,好日子就会到的。而且政府不是说了吗?开启供给侧改革,让资金进入实体。——然而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。


日益紧张的资金链,让他自然而然的想到银行贷款。银行贷款并不简单,当他去银行咨询贷款的时候,银行第一个问题就是:你有房产吗?在当下的深圳,相对于房产而言,公司的经营状况和项目本身根本算不了什么,就算你是乔布斯,拥有最好的手机产品,如果他在中国,依然是一毛钱也贷不到。王只好把自己住的房子抵押到银行,花了很长时间,终于贷到了八百万,这样才使得公司业务正常运转。


王老板跟我说,他累了。他说:自己为了这个国家的就业做贡献,但作为第三等公民的民营经济,负担最重的税负,解决最大的就业岗位,却没有应有的地位,当下如果还要坚持做实业无非是找死。王老板还说,钱已经足够两辈子花了,没有必要为了所谓的理想,去受无谓的罪,毕竟,当下已经不是一个有“梦”的时代。


王老板说:凭什么让他辛辛苦苦的为这个国家养活300多人,却得不到国家任何一点支持,反而成为盘剥和打压的对象?等他今年把所有的款项收回,不再扩大生产,慢慢把原来工厂里的员工分流,最后还是打算把工厂关了。看到现在做金融的人,甚至做高利贷的人都能潇洒的过日子。他选定了自己未来的两条出路:1、退出实业,把实业交给国家去做,自己也从事投机投资,做轻资产的买卖;2、变卖家产移民。王老板选择第二项的可能非常大,毕竟自己的孩子已经在美国留学。


两三年以后,深圳又少了一个踏踏实实做实业的老板,多了一个炒房的炒客;或者中国又少了一个优秀的国民,西方多了一个消费的富翁。王老板只是过去和现在千千万万在深圳苦苦拼搏的创业者中一员,他今日的选择不是孤立事件,无数个曾经满怀热情以实业造福社会的创业者选择抛弃实业,甚至抛弃中国。



02

企业税费负担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


我国的企业税费负担极重,宏观税负高达38%,远超新兴市场国家,甚至超过了美国、英国等发达国家。


可以说,如果我们企业税费负担第二,没人敢说第一!


税负重,主要体现在增值税方面,每个环节都要交税,税大概是利润的三倍,利润微乎其微。比如企业一年交1000万元的税,利润可能不到300万元。如果税收只是利润的两倍,这已经算好企业了!


经济下行,财政收入难增加,但机构和人员还得养,项目还得继续投,花钱大手大脚,短时间也改不过来。


怎么办?只能继续加重社会的税负。



近40%的死亡税率剥削企业,大部分企业利润率不足10%,税负过重的阴影笼罩在每个企业头上,中国制造业哀鸿遍野。当前,我国绝大多数的企业,连税都交不出。


多少企业税一交就亏损,多少企业靠着避税才能存活?


03

膨胀的资产泡沫加剧实体经济负担


在中国,有两个货币池子:楼市和股市。


这两个货币池子,主要作用是锁住超发的货币。但股市已被玩残,楼市泡沫又被死死按住。外加外储减少,没有回收相应比率的人民币,加剧了流动性的泛滥。


泡沫是虚的,但造成的恶劣影响确实实实在在的。


财富泡沫之上,食利阶层蚕食的是实体经济的根基。这些以财产性收入为根基的食利阶层,对中国实体经济的损害十分严重。


大量有房的感觉自己财富倍增,但物价又低廉,于是拼命消费,什么事不干,也能赚到比打工一辈子还多的钱。这个提倡勤劳致富的古老国度,就只剩下一帮坐享其成的人。


虚假的繁荣,令创造财富的人数大减,也让大量真实的财富被过度消耗,加剧人民币泡沫。


2008年,中国M2为47.5万亿,2017年M2则飚到了167万亿。天量M2被清算时刻即将到来,中国在加速去杠杆。借新还旧、击鼓传花,游戏一旦停止,一大批企业将面临集体债务违约。


民企死了,实体经济又哪来的活力?


资产的泡沫,给遍体鳞伤的实体经济捅上了最后一刀!


 ★  欢迎关注浙盟财智会     

觉得文章不错欢迎分享,让更多人看到哦……


经营者如何轻松驾驭金融工具为企业发展加速、升级互联网工具实现品牌营销裂变、利用管理工具优化公司内部结构,把握前沿视角,实现快速盈利,帮助企业做大、做强、做久。


 课程推荐  >>> 东方财智-资本经营董事长班

● 戳链接:响应凤凰行动,全面打造企业经营模式创新思维……
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浙盟财智会

aimai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